当前位置:嘟嘟鱼历史历史上李自成率军攻打洛阳的状况怎么样?有多惨烈
历史上李自成率军攻打洛阳的状况怎么样?有多惨烈
2022-08-05

李自成原名鸿基,明末农民起义领袖。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崇祯十五年,李闯王与其军队怀着万丈豪情,引滔滔黄河水,以摧枯拉朽之势再次兵临开封城下。有史料记载:“秋九月癸未,天大雨,二口并决,声如雷,溃北门入,穿东南门出,注涡水”。《明史卷》直言:“城中百万户皆没”。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战争哪有真正的赢家,开封城也不复昔日迷人的繁华富庶了。迎接他的是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乱世中风雨如晦,而这座巍巍都城,和这个后来成为一代帝王的农民军起义领袖,仿佛是命定纠葛一般,他两年之内三度进攻,被射伤一目。城内被时人引以为傲的百万人口,存活不足三万,而饿死的就有七十万之多。

一、开封城风华

开封古称大梁、陈留、汴京。得益于杨广主导的水利工程,开封依靠运河,经济与民生得以蓬勃发展,人口超过盛唐时期长安的近十倍数。宋朝时期,宋仁宗的智慧与仁爱也倾进了开封城,他力保开封城平安,拓开这座城的文明昌盛。开封的人文历史古韵沉淀如醇酒一般,越品越令人恋恋不休。

开封周长四十八里,内城有一条长七八里、宽近百米的长街。道馆、学府、樊楼酒肆一应俱全,烟火人家簪花带笑,红巾翠袖温柔地招摇。青天高云仰头望之不尽,风骨浪漫的文人对开封城心驰神往,仿佛大有可为。开封是他们的成名地,也是他们的屈辱地。开封凝聚了太多千古文人侠客的憧憬。

而令李自成迷恋不已的,除了开封城富得流油的经济实力外,则是开封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开封处在交通枢纽位,破开封之后直取皇宫便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且一旦取得这座坚城的实际控制权,大明几乎不会有像样的防御力量抵抗起义军。若此战得胜,李自成的经济和军心都会得益良多,如何不动心?

二、小人物的小悲喜

俗话说乱世出英雄,时代一旦掀起惊涛骇浪,那么脱颖而出的人或是被称为英雄,或是成为枭雄,无不荣光灼灼,令人艳羡,一度把乱世洪流之中碌碌求生、奔走揾食的普通人比了下去。比起传奇一样的大人物,有谁会去在意小人物的悲欢?然而大顺的开国皇帝李自成,最初也不过是市井中的小民而已。

米脂县人李自成,明末著名的农民起义军领袖之一,号称二代“闯王”。《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坦言他的外貌乏善可陈,家世也普通,以养马为生,仅够温饱之余的一点闲钱送李自成去私塾念书。李自成成绩中庸,毫不起眼。但老师见他诗云“一身甲胄任横行”,断言将来必成大器,可惜是个乱臣贼子!

长大后的李自成托关系去驿站任职,主要负责照顾驿站的马,也算子承父业。父亲过世后家中光景不如以往,李自成生怕丢了饭碗便卖力干活。而崇祯二年,刘懋大手一挥,改革精简驿站,卓有成效地省下八十万两白银经费。而代价就是裁减各地驿站,驿卒含恨“下岗”,李自成便在其中之列。

三、一身甲胄横行

如果能够守着一亩三分地安稳度日,李自成便不会被逼上梁山。但坏就坏在李自成没有可以耕种的田地。屋漏偏逢连夜雨,李自成不仅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而且妻子红杏出墙。暴怒之下的李自成杀妻泄恨。背了人命以后,李自成觉得再无牵念,可大丈夫屈于牢狱就是太过窝囊,听闻有人起事,便义无反顾地举身投军。

李自成主要效力的对象是闯王高迎祥。高迎祥是明末农民起义的第一代“闯王”。高迎祥揭竿而起不外乎是时逢荒年,升级难以维持;朝廷不仁,断了最后一点念想,索性不再委曲求全!李自成感佩高迎祥的豪迈,也深深认同高迎祥的理念,高迎祥对李自成也颇为看重。饱尝人世辛酸苦辣的农民爆发出恨生天地的呐喊,天下也为之侧目。

可风风火火的闯王并没有笑到最后,关于他的死,众说纷纭。李自成在旧主之死上却占到了两样实惠:高迎祥的旧部与头衔。高闯王驰骋西北纵马狂歌的一生落了幕,而天下时局并未结束,李自成的帝业才刚迈开了第一步。军旅生活磨练了他的意志,他的眼界和心态再也不同于当年那个一心只想好好喂马保住饭碗的驿站小卒。

四、坚城三度难开

崇祯十四年,李自成率军攻打洛阳,情势顺遂,洛阳方面显出疲软之态,胜利倾向了李自成一方。开封城副将陈永福得知后,当机立断派兵驰援洛阳。李自成并非不知变通的蠢材,他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下一步指示:攻坚开封城。

开封固若金汤,优秀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它的军事防御格局不会薄弱。不必说墙体高耸坚固,配套的军事警报设施也滴水不漏。李自成一开始便知道开封是块硬骨头,但他非啃不可,这是为拿下皇城做必要功课。开封是军事要冲之地,水陆交通便利,兵家必争。

起义军士气高涨,豪气干云,三千精锐与三万精兵连行三昼夜至开封,伪装成农民混入内城。明巡抚高名衡、明将高谦与总兵陈永福力挽狂澜,此战中,陈永福的儿子陈德射中李自成一目,李自成溃退。第二次进攻时,开封城内百姓众志成城,奋勇抗敌,农民军士气低落,再次铩羽。

第三次攻城,李自成用围城战术,抢先收割城外粮草,围困开封城。城内居民没有粮食,甚至“肥瘠皆堪充军食”。六七月份时,十分之七的居民饿死在城中,仅有三十万人苟活。当大水灌入开封,促成李自成胜利,那时仅剩二万七千人幸存。

风云激荡的乱世中,小人物成为大人物后,似乎就跟过往没有联系,他们的功业成就或是被歌颂或是被批判,但霸业后的鲜血汇聚成江海,日奔夜走、没有回头,逝去的生命再也回不来。战争的残忍毋庸置疑。

联系最近网上热议的话题,有人说战争是促成国家统一最有力的手段,应当使用铁血手腕时决断不能妇人之仁、错失良机,也有人说战争只会带来无穷尽的苦难,开封城中的百姓或是被饿死或是被农民军杀死,令人唏嘘。对此,读者有何看法呢?期待您的留言。